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ngel 的博客

安居乐业 · 琼堆玉砌

 
 
 

日志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2017-05-14 07:13:07|  分类: 图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 Angel - Angel 的博客
 

蛇年春节,友人送来两本由思明区政协编辑的影集《厦门老街新影》和《岁月屐痕》,我爱不释手。翻阅书中那些小街巷、老厝古屋的照片,我这个老市民不禁追忆起那些陈年往事。


凝视着苏厝街的照片,记忆随即被拉回到五十多年前。老街的俗名叫苏厝埕,是中华片区里一条古老的小街巷,街为东西走向,两侧整齐地并排着一间间以条石为基、红砖为墙面的古厝,路面全由光滑的花岗岩条石铺成。从现今位于镇海路(60年代前叫双十路,老街坊们称之为新马路)的“市公安局出入境大楼”旁往下走,就是街的东头,街西连接外清巷,通往中山路,大人们称“外街”,北挨盐溪街,南通上古街可达石壁街,我童年的快乐时光是在老街巷和那座门牌71号的“古早厝”里度过的。


镇海路尚未拓宽改造前,顺着路沿的小土坡往下前行便可见到一处大埕,有两个蓝球场般大,一棵翠绿的大梧桐树挺立在正中央。大埕边南北相对的两座红砖墙的古厝,分别是“苏厝”和“宋厝”,是苏姓和宋姓两位大户人家的私宅院落,这就是古老的“苏厝埕”,小街也因“苏厝”而立名,可见其悠久历史。1949年10月17日清晨,解放厦门的枪炮声刚停息,新马路上大批疲惫的解放军战士沿着路边席地而坐休息,住苏厝里被街坊尊称为“番婆嫂”的妇人,从家中提着茶水到马路上慰劳大军,因为她会讲普通话,能与战士们沟通。据说,解放军还付给她200元水费(可能是当时的“法币”)。事后她把解放军良好的军纪形象对街坊们宣传了一番,消除了街坊们对共产党的莫名恐惧,其可谓是没被载入史册的“厦门拥军第一人”。


住“宋厝”里头的一位宋先生,有玩“斗鸡”的嗜好,养着一只雄斗鸡,那斗鸡的身材与肉鸡不同,双脚长、体形高且结实,脖颈的羽毛较稀疏,浑身羽毛并不丰满,没有肉感却长着凶猛的摸样。斗鸡比赛常常在大埕中那棵大梧桐树下进行,地面上画一个大圆圈,参赛双方各将斗鸡放入,鸡如仇人相遇分外眼红,先压低伸长的头部,张开颈部的羽毛,一阵对视后开始不断腾跃,用翅膀互相扑打、凶狠的啄咬对方的面部及脖颈,用双爪使劲地撕抓对方,激烈之时,双方的面部、颈部、身上都会出血,直到一方被追啄逃出圈子外为输败。此类比赛我曾和大人们围观过多次,很过瘾。


“宋厝”边有间小食杂铺,由一位戴着深度眼镜的老菜姑经营着,大人们常使唤我去那儿为他们买烟,不外乎就是“老头”、“海贼”、“飞马”等牌子,还有烟丝及烟纸,偶尔才会买“大前门”和“牡丹”牌的,那是较高档的消费。每次跑腿所获的犒赏都能得到孩子们最爱的廉价“咸金枣”和“宋藤”,或是一分钱一小纸包的“米香”,里头藏有用薄铁皮冲压的小关刀、小剑和小红缨枪,那是当年我们的掌上玩物。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 Angel - Angel 的博客
 
    门牌为14号之一的古厝有着两进的院落,临街朝南,与我家住的老宅隔街相对,是小伙伴阿皮、阿妹和阿文三兄弟的家。屋檐下是一片朝里开的条石台阶,那些条石面整得很平,花岗岩的大门框两边雕刻着一幅对联,字体用金粉涂描。木大门分为内外两层,朝外开的两扇精雕细刻厚度较薄,上半部是由能左右拉动的百叶窗构成,隔着“石护定”是朝里开的两扇,漆黑描金且厚重,十分漂亮。两门中间的间隙正好容得几个小孩子站立,便成了我们玩捉迷藏时躲避的好地方。进门就是大厅,雕梁画栋十分精致,两边各有两间房,朝街的窗栏用细琢的条石砌成。大厅后是一片石埕,靠墙几条高低的石台上种着花草,可惜没有古井。再上三级台阶就是古厝的后落厝身,住着吕老师一家,房屋格局与前落一样。大厝临街的大台阶和院里的大埕分别是左邻右舍男孩子们相约聚集和玩耍的地方,当年“厝边头尾”大大小小的孩子总共十一个,按年龄大小的顺序套用军棋的棋子级别排列取名,称总、军、师、旅、团、营、连、排……一直往后依次命名,我得了最末尾“地雷”的雅号。各家的庭院内、大埕的梧桐树下、小斜巷的走道里,小伙伴们常扎堆玩耍,做游戏的名堂很多:有“新电捉旧电”、“掩箍鸡”、“巴田鸡”、“滚铁圈”、“救贡”、“吃沙”、“滚珠子”、“打陀螺”、“跳六格仔”;在地板上画个对等角的格子,摆上“龙眼籽”玩筑垒对攻;输赢“昂仔飘”、“烟落仔”;斗蟋蟀、养蚕、养金鱼;糊风筝和“风吹转”还有好几种上元灯……那个年代每个家庭的经济条件都不好,小伙伴们的玩物大多是靠自己手工做成的,虽不精致,但有意思,爱不释手,极有成就感。

记得当年有一位家住上古街被孩子们尊称为“虎伯”的老人,出门往返必经苏厝街。老人个子高却并无凶相,然而让孩子们惧怕的是老人冬天穿戴的那件长袍和皮帽,因其长袍的内里和皮帽的外翻是用虎皮做的,孩子们怕老虎也连着畏惧他。只要老人家提着拐杖出行路过,蹲地玩耍的孩子们都会不约而同的站立起来,朝着他高喊:“虎伯我真乖!”,老人则回应:“乖就好,乖就好。”有时哪家孩子哭闹不休,大人们一声:“虎伯听到了,伊来了”,啼哭声立马止住,可管用了。


门牌16号的古厝与14号之一并列相连,里头的建筑设计、庭院布局有点像苏州园林的模式,花草、翠竹、玉兰树、枇杷树高低错落,装点得十分清雅。民国初期厦门有名的城市建筑设计师傅春辉老先生便居住于此,据说老先生当年设计中山路时,特意将原先笔直的路段在桥亭街口处拐了个弯,说如此可以防止闯入厦门鹭江海面扬威的洋人舰船将炮口对准“提督衙门”(原工人文化宫旧址,老厦门人叫“司令部口”)。我孩提时常去傅家串门,挺招惹老先生一家人的喜欢,“银花嫬婆”(傅老先生的妾房)送我一只大乌龟,龟背可容我双脚站立之上。我好生养了数年,有一天持续大雨,家中庭院边排水沟的铁栅坏了,龟被积水顺着排水沟冲进墙外的阴沟内,从此它跟我“拜拜”,得到了“放生”。


我家与门牌73号和75号两座古厝沿街并列,且三家侧面的墙都开着小门洞相互贯通。与我们同住的是厝主“九婶婆”一家,她是我大姑妈的妯娌,老太婆担任的社会公职是我们街段的“居民组长”,平时里负责检查环境卫生,分发蟑螂药、老鼠药,通知开会。“瓜菜代”那年头蔬菜实行“全民配给制”,居民组的菜全由她在家中按户分发。她常先拣两个大萝卜或是高丽菜藏在厨房门后,然后再分发给各户居民,占着近水楼台的小便宜,这种“有损光辉形象”的行为屡屡被爱四处乱窜的我瞧见。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 Angel - Angel 的博客
 

我们的住家虽是“古厝身”,却没那么古色古香,但庭院边有口古井,终年清澈见底,可以饮用。夏天一到,井边便是我和小朋友冲凉消暑的好地方。找来马口铁皮的空罐子,在底部用铁钉扎些小孔,自制个“土花洒”享用。大人们买了西瓜回家,先放在菜篮里,然后吊放进井水里泡凉一阵后再提起切开食用,那冰爽的口感着实让人心旷神怡。古井里头,有我母亲的一颗翠绿的玉石坠子丢弃在那,是当年我顽皮闯祸造成的: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拿着那颗坠子在手中把玩,不知何因,放进嘴里搅动,一不留神竟然吞进腹中。惊慌的大人们赶紧送我上医院,当年的医生真可谓医术高超,也没做今日那些惯用的且需花大线的诸多检查手段,也没开药,只是安慰并吩咐大人们每天给我买香蕉吃,然后注意检查我的每次大便。隔两天,那颗差点要了我小命的玉坠,居然应着医生的偏方排出了我的腹腔,我有惊无险安然无恙,兴哉!母亲将它洗净后。二话没说直接掷进古井里,它静静的沉睡在井底,也许百年之后它将会成为“出土文物”,然而炮制该文物传奇故事的主人翁正是本人。


“九婶婆”的大儿子“虎狮兄”是位摄影师,当年在“美的”照相馆供职,一天中午,他下班提着相机回来,正好瞧见邻居的阿弟放学路过时将书包斜挂在我的肩上,于是他在庭院内为我抓拍了一张小人肩挂大书包的照片,成了我渴望上学的“证据”。“阿根仔”是“虎狮兄”的三弟,“瓜菜代”的年头其在街尾的一处旧宅基上整出块地种菜,收获时他碍于面子,让我和阿文等几个伙伴去“四大将”边上的菜市场(原第一市场)帮他卖菜,菜分别扎成若干小捆论捆卖,那时我胆小,战战磕磕地和几位“大师兄”一起摆摊吆喝,这便是我童年“经商”的启蒙开端。


我们的孩子头阿圆和阿弟兄弟俩就住在与我家一墙之隔的73号,在孩子群里他们的别名分别是“总司令”和“军长”,也就是老大和老二,挺有号召力。有一回,他们拿出家里的几个戏剧脸谱木偶头,让我们各自拿来手帕做木偶的披风,然后将平时玩的那些小铁皮刀枪分别扎在香烛的细竹棒上做道具,在其家中的庭院内放一块小方桌,用小手帕做布幕搭了一个小舞台,指定两个孩子分别敲腰鼓和铜脸盆,胡编乱造地演了一场没戏名的古装木偶戏。开场前还把从第一医院拿来的一些废挂号票作为入场券,模拟售票和持票进场的情景,“整场戏”既有创意又很逗人,童稚的开心笑语不断,至今忆起乃回味无穷。


75号里居住着一位吴姓女教师,其小儿子阿恩是我们孩子群里最机灵顽皮的,排在“团长”的位置。其歪招特多,常把一些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粗话低俗童谣传授给我们,使得大人们担心我们与其“作阵”(结伴)会“做坏”(学坏)。有一回他到我家玩,我告诉他大橱柜上有我的新玩具——小汽艇,他手脚伶俐地踩上桌子欲取之,结果踩碎了桌面的玻璃,招来了横祸使得我事后被母亲痛骂了一顿。阿恩小学毕业后考进了艺校,大人们说他“贼皮贼骨”、“猴脚戏仔手”,他确实能歌善舞。


顺着我家屋后小庭院的几级石阶而上,便与门牌为45号的“番仔楼”相连通,这座中西合璧、坐北朝南的两层红砖楼,在当年的苏厝街里是最有派头、“鹤立鸡群”的地标性建筑,站在阳台和楼道上临窗远眺,镇海路及远处的白鹿洞、鸿山防空警报台、双十中学校舍和新街礼拜堂钟楼一览无余。楼主叫陈江海,是我大姑妈的公公,他年轻时独自下南洋到印尼闯荡,靠着挑担四处收购废旧物资起家,直至发达开起了数家卖小五金的连锁店,分布在雅加达、巨港、泗水等城市,后在老家置业建了这座“番仔楼”安顿妻室家小。但“富不过二代”,其后人不争气,将各自继承的“番平钱”(海外家财)挥霍一空。我的大姑妈是陈家第八子的夫人,在陈家称为“八嫂”,因其夫及子女都早逝,故自己一人寡居在楼下右侧的房间,靠着“褙箔”挣钱维持生计。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 Angel - Angel 的博客
 

番仔楼朝南的大铁门平时是不开的,遵循古礼,只有红白喜事才开,平时则从东边的小拱门进出,是否寓意于“紫气东来”图吉利,我未考究。庭院内的厨房门前有一口古井,夏天的夜晚,大姑妈常在井边为我洗澡冲凉,晚上则让我抱着抱枕睡,在印尼“巨港”旅居过一段时间的她,还保留着一些南洋的生活习惯。院内的高墙下放着两个陶制大鱼缸,放养的金鱼全是从位于上古街的“陈家园”里购来的名贵品种,漂亮极了。那园子是个私人花园,我们孩子群也时常去那儿玩耍买金鱼,园主“老婆嫂”是位老侦探的遗孀,是远近闻名的养金鱼专业户。那年头番仔楼里还没有小孩,我在主人们的眼中挺招疼爱,“楼顶阿嬷”(陈江海的夫人)、“二嬷”(陈江海的偏房)、“十一婶”(我大姑妈的妯娌)、“大头兄”及“大姐姐”(十一婶的子女)都视我为自家人,任随我楼上楼下自由行走。


夏天的雷雨来得快且雨势凶猛,从远处山上冲下来的雨水形成一股激流,顺着小巷的街面流淌。每逢大雨来临,各家的孩子们便不约而同地将自己平时折的小纸船拿出来放流。雨刚停歇,小伙伴们无暇顾及天空高挂的七色彩虹,此时低洼的积水处才是几双小脚嬉闹的好地方。当树上的蝉开始欢唱的时候,大孩子就招呼我们举着竹竿,在竿稍上粘块胶,朝树干和枝条缝里寻觅沾粘几只蝉虫玩。金龟子常蛰伏在龙眼树上,大孩子们敏捷的攀爬上树,不一会儿就能逮到几只分给我们。秋天是放飞风筝的时节,我们相互学着糊风筝,旧报纸是基本面料,风筝的尾巴是用好几个小纸圈串起来的,在空中那尾巴随风飘荡,很美。正月初一是孩子们梦寐以求的日子,可以穿上新衣新鞋和新袜,还能拿到长辈们给的小红包,里头虽然只有一两毛钱,但是很开心,放鞭炮更是我们既怕又爱的玩事。


50年代社会大事挺多的,除了全民“大炼钢铁”外,全民“除四害运动”(老鼠、苍蝇、蚊子、麻雀)也搞得轰轰烈烈,但把“麻雀”列入“黑名单”实在最最无知荒唐,对其所列的罪证可笑至极,这个小物种也差点在中国被人为地灭绝了。记得那一天“全市行动”,整条街巷左邻右舍的大人们皆立于墙头、屋顶,敲锣打鼓摇旗呐喊地驱赶鸟雀,家家都扎一个草人绑在竹竿上高高立于墙头,惊吓四处狂飞的小鸟,使其无法停歇而筋疲力尽地倒地待毙,大孩子们更是乘机凑热闹,顺着竹梯爬上屋檐掏鸟窝,雏鸟被整窝地端出,哆嗦地哀叫着死去,我看着那些小生灵实在可怜,觉得人们怪残忍的。“灭苍蝇”是当年孩子们每个周日必须完成的任务,我上小学时,学校要求学生星期天都要去灭苍蝇。我们已不满足于在庭院墙角灭蝇,结伴直奔第一医院的食堂,那地方墙上饭桌上的苍蝇不少,而且都是个头大的“金苍蝇”,举拍立即见效,不用半天就能装满一个火柴盒,然后交到居委会验证,由主任给张专门的证明条,周一上课前交给班主任就算完成指标。


那时的“全民大扫盲”(扫除文盲)着实起了积极有效的作用,晚上位于大埕大厝内的居委会,一大群中年妇女端坐着听夜校老师教识字。我母亲和大姑妈每每去上课,总要带上我去“陪读”,一年下来,她们认得许多字,基本能读懂家书,会看报纸。有一回政府组织干部、学生分别在街的几个转角处设岗,墙上挂个小黑板,凡是过路之人皆要在岗前留步,能读出黑板上所写的字就可过关,否则只能站立在原地跟着别人熟读数遍才能走开。


几年前市政府实行的“旧城改造”,削去了苏厝街沉淀的大半历史文脉。岁月如痕,那老街、那古厝、那梧桐树,还有小伙伴们嬉戏时的情景都如同一部画卷,珍藏在我的脑海里。那午间时分卖土笋冻阿伯的笛子声,“胡须伯”卖“烧番薯、烧芋平”的吆喝声,杂货担的“货郎鼓”声,卖麦芽糖的小铜锣声,卖冰棒的铃铛声,夜间挑担卖扁食和鱼丸的碗勺敲击声,夜行人脚底下木屐碰击着路面的“得得”声,清晨拉粪车的大叔一声高亢拉长的“倒粗尿”呼喊……这一切宝贵的记忆,如今只能如数家珍般地一一在心中回放。


苏厝街——老城的文化,我的童年!


【厦门港】 苏厝街情深 - Angel - Angel 的博客
 
原创作者:摆布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